[东南早报]大雨一冲就垮省道365线台山山咀段一排水沟决口

时间:2019-10-23 20:36:02 作者:浙江甜萌犬宠物公司 热度:99℃
欧洲杯tfboys马云现身寄宿学校东方航空文章因偷拍砸手机

排水沟决口处残留着垃圾,污水沿着小水沟流入虾场

省道365线台山山咀段一排水沟决口,危及通信供电设备、地下光缆和附近虾场,群众称反映问题被“踢皮球”

文/图 金羊网记者 陈卓栋 彭纪宁

“要是再来一场大雨,不仅我的虾场可能毁了,路边的电线杆、通信电缆,埋着的光纤电缆,甚至整段公路都有可能毁了!”站在自家虾场旁,省道365线江门台山山咀段排水沟的一处决口旁边,场主水东(化名)担忧地说。

10月7日,一场大雨冲垮了水东虾场旁公路的排水沟,雨水和污物哗啦一声流入虾场内。时隔多日排水沟决口依然没有修复,污水仍然流进虾场,路旁电线杆就竖立在松散的泥土上,地下埋着的光缆裸露,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,“我向政府部门反映,但感觉像被踢皮球,到现在都不知道由哪个部门来修复”。

大雨冲垮排水口 污水漫进虾场

20多年前,水东就承包了台山市川岛镇山侧村的一片土地来养殖南美白对虾。多年投入,辛苦经营,现在虾场达到70来亩的规模。10月7日下午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,让水东至今惊魂未定,“今年投放的虾苗和饲料的成本有150多万元,眼看就要收获了,要是那天再多下半个小时雨,今年就白做了!”当天下午3时左右,水东收到虾场工人报信,“他们说虾场边有一处公路排水沟崩了,水和着泥冲进来,我让他们赶紧报警。”

从水东提供的现场视频上可以看到,现场有一批工作人员,还有一台钩机。“到场的有村里的领导、镇政府工作人员,连台山市应急办的人都过来了。他们当时说,水势太猛,堵不住,要雨停了之后才能处理。”水东说,当时水冲进虾场的各个虾塘里,虾塘水位大涨,“距离塘基路面只有几厘米,幸亏雨及时停了,再多下半个小时,塘里的水漫出来,虾就跑了”。

事隔十日未修复 现场隐患重重

10月17日,当记者来到水东的虾场时,排水沟的决口仍然清晰可见。一大摊决口的泥土塌进了虾场内一处水池,土堆上有塑料袋、瓶子、鞋子等垃圾,还有污水缓缓流进水池。“这个水池原本是用来做虾场的供水系统储水池的,现在外面的污水排进来,我都不敢用这里的水,怕虾受感染发病。”记者走到排水沟处,发现这处距离公路路面有大约5米落差的排水沟并没有做硬底化处理,是条泥土渠。泥土被水冲刷后已经变得松软,排水沟边沿一踩就散。

记者看到,道路旁一根电线杆和一个移动运营商的光缆杆,就立在排水沟断面之上,由几条拉线拉到排水沟附近固定在泥土上。排水沟断面上还断断续续露出了类似光缆的蓝色线束。

水东诉苦道,到现在决口都还没人来修,“要是再来一场大雨,不仅我的虾场可能毁了,路边的电线杆、通信电缆、埋着的光纤电缆,甚至整段公路都有可能毁了!”而即使这几天天气晴好,污水持续流入仍对虾场经营构成隐患,水东说:“流进来的污水积在水池里,日子久了会渗透到虾塘里,会影响虾的健康。”

决口不是第一次 隐患多年未除

水东怀疑,这次决口并不是偶然,而是长期存在的隐患造成的。

排水沟所属的道路,据查是省道365麻阳线山咀段。水东说,这段路在2015年改造完成,“原来这一段路两边都有排水沟的,但修路时把其它排水沟都封了,只留下一条,这样一来,路对面山上的水、路对面食肆的水,还有下雨时路上的水全部通过这条排水沟排水,排水量太大了”。

不仅如此,整条排水沟都沿用了旧有的水渠,没有做硬底化处理,“都是泥土渠,大水一冲就容易出问题。”水东透露,早在2015年虾场就曾经遭遇过类似的意外,虾场东面的一段排水沟决口了。那次事后,水东和山侧村领导一起向川岛镇政府反映。山侧村干部星叔说,当时反映了很久后镇政府才拉来混凝土和石头,把东侧排水沟做了硬底化,但西侧仍保持原样。而此次的决口就位于排水沟西侧。

为何不整段排水沟做硬底化?“当时镇政府说资金不够,做不完。”星叔回忆。

“我在这里养虾20年,公路改造前从来没有出现过排水沟决口,都是在公路改造后才出现的。”水东称,2015年以来每年这条排水沟都出现决口,“隔壁虾场几乎每年都遭殃,每次都是老板自己开钩机填好就算了。”

省道水沟该谁修?问题被“踢皮球”

水东觉得,排水沟是公路附属设施,理应由政府部门来负责处理。“7号出事之后,我见一直没人来修,就开始跑政府部门了。”水东透露,10月14日他先去了川岛镇政府农办,“农办的人说,这不归他们管,也不知道到底由哪个部门负责,让我们去找村委会。”但村干部星叔认为,这属于省道的设施,不该由村里面修。15日一早,水东和星叔就前往川岛镇政府找分管城建的领导反映,“那位姓余的领导说,每年给村里这么多修水利的钱,应该村里去修,我就提出这不是水利设施,而是公路设施。”水东还回忆,“他还提出让村里拿出虾场承包费的一部分来修,我和星叔也不同意。最后这位领导同意把事情反映给台山市公路局。”

15日下午,台山市公路局的人员来到现场查看,却仍然没解决问题。星叔说:“当时我带他们去看了,他们当场就说,这个工程太大,我们局作不了主,要上报上级部门。然后就走了,到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处理。”水东和星叔都觉得,自己好像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,都搞不懂到底由谁来负责修。

10月17日下午,记者随同水东再次来到川岛镇政府,镇委书记、镇长及分管城建的领导都因公外出,一位镇党委办的工作人员接待了水东与记者。该工作人员称会汇报给相关领导,请示领导意见,最快18日下午会联系水东。

但直到记者发稿时为止,水东表示仍然未收到政府部门的回复。记者尝试联系川岛镇政府,镇政府办公室一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表示,镇政府领导之前已经知道这件事,并早已反映给台山市公路局,对于群众反映的意见也向镇政府领导做了汇报,目前没办法给出明确答复。

编辑:宝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97996288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